用户意见反馈

请在下面填写您遇到的问题或意见建议,并留下您的联系方式,
我们将为您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

您的邮箱地址

请详细描述您的问题或建议*

上传截图支持 jpg,jpeg,png,gif等图片格式,图片小于5MB

取消提交
举报
  • 内容涉嫌抄袭,代表月亮消灭他/她
  • 发布不实消息,画个圈圈诅咒他/她
  • 诱导投资,放毛毛,揍他/她
  • 侵犯名誉、隐私,这个借一步说话
  • 其他
具体描述(选填):
取消提交
我要爆料

填写邮箱地址/手机号码(仅管理人员可见)

请详细描述您要爆料的内容*

上传截图支持 jpg,jpeg,png,gif等图片格式,图片小于5MB

取消 提交
提交网址
常用工具
取消 提交

投稿奖励Token领取申请 我的奖励

选择您要兑换的Token

填写兑换文章信息

请填写您在链向财经平台已审核通过且未申请兑换Token的文章

*兑奖信息一旦提交将无法修改,请认真核对兑换规则及接受地址

取消 提交

已成功提交审核

期待您更多优秀的作品

Token奖励领取最新状态,可前往
个人中心“我的奖励-投稿奖励”查看

后,弹窗自动关闭

111111单身基金疯狂大派送

2019年11月10日~11月15日

活动期间注册登录链向财经APP,持有300链小象以上的用户即可参与活动。本次活动将从30道题库中随机匹配20道测试题,完整答完20道题才有资格领取单身基金,测试等级越高,获得的单身基金则越多。

  • 13340
  • 评论
  • 1
  • 举报
  • 分享到
  • 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 空间
  • 微博
  • twitter
  • facebook

自杀,抑郁症,区块链行业会是下一个P2P吗?

10-23 17:44

标签: 区块链 抑郁 星传媒

来源: 星传媒


抑郁症总是像“感冒”一样突然出现不分人群不知来由。

2019年10月10日,世界卫生组织公布了新的数据,抑郁症在全球累计患病人数超3.5亿每20人大约有1人患有抑郁症中国有5400万患者,100人至少有3个抑郁症患者。

抑郁症与自杀如影随形抑郁症的发病率及相关自杀率也居高不下。有数据显示,抑郁症病人的自杀率比一般人群高20倍抑郁症病人中15%会自杀死亡,约70%出现过自杀想法。

美国心理学家史培勒说:“这种病往往袭击那些最有抱负、最有创意、工作最认真的人。”

一般处于社会层次高、经济条件好的人更易患抑郁症在娱乐圈、金融界以及政府工作人员较为多见。

抑郁症与区块链这两个看起来十分违和的事物,为什么会扯上关系?

事实上,区块链是抑郁症的重灾区。

 

笼罩币圈的浓郁阴霾

 

2018年以来,区块链行业经历了死亡的四重门,从ICO陨落到比特币暴跌至3000美元,再到行业寒冬,合约爆仓,泡沫破裂,如今到了创始人纷纷退圈。

过程中,越来越多的人焦虑,就连入眠都枕着热乎乎的焦虑,抑郁与自杀始终伴随着这个充满争议的行业。从炒币失败的大学生,到诺贝尔奖候选的大学教授,还有爆仓自杀CEO抑郁症与自杀让这个行业的色彩从忧郁的科技蓝变成暗淡的子夜灰。

2017年,曾传言火币创始人李林患上了抑郁症。据深链财经报道,当时的李林身体状况尤其是精神状况非常不好,甚至打算卖掉公司不干了。

2018年9月7日,著名区块链媒体人,有区块链第一美女网红之称的《甜甜说币》创始人曾颖传出自杀消息。一张曾颖朋友圈截图显示:因情绪抑郁和工作压力,曾颖将一整罐安眠药服下。进入币圈后,曾颖经常加班到深夜工作压力大。据网上公开资料,曾颖是90后,小名甜甜,早稻田大学金融系的高材生。2017年进入币圈,曾在日本参与创立一家虚拟货币交易所,后回国创立区块链媒体《甜甜说币》。


2018年12月1日著名华裔物理学家杨振宁弟子、诺贝尔经济学奖候选人张首晟在美国史丹福大学跳楼自杀身亡。事后其家属声明称,张首晟是在与抑郁症的抗争后选择自杀而据丹华资本官网数据显示,由张首晟创办的丹华资本对外投资113个项目,其中,区块链项目65个金融科技与区块链领域投资项目占比超过70%。三言财经统计,丹华投资的区块链项目中已上交易所进行token流通的有15个,它们的平均跌幅为92%。

逝者已矣,我们不能轻易地下定论说张首晟教授的抑郁和自杀与区块链有关,但可以肯定的是,至今仍在区块链行业里坚守的人很多人心理状况不好。

谁说经历过牛熊交替的人一定意志坚如磐石?

除此之外,也有很多关于大学生炒币抑郁自杀的公开报道。一名化名候桥的大学生,曾在九四之前入场炒比特币,先后经历了比特币的大起大落,暴富过也亏损过,甚至还开公开课教人炒币,自身巨大的亏损加上学员追风投资亏损后的谩骂,使得他彻底抑郁彻夜难眠、情绪难以自控,时常萦绕在心头的自杀念头和挣扎更加重了他的痛苦最终,他在绝望中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幸好,被及时发现。如今,候桥已经退出币圈。

2019年 6 月 5 日,比特易创始人惠轶自缢身亡的消息震惊圈内外。年仅42 岁惠轶是连续创业者,曾在P2P领域两度创业,2017年转战数字货币,创办加密货币数据分析平台比特易。据微博名为“TheMonero”的用户爆料,惠轶自杀的直接原因是期货爆仓亏损200个BTC导致的约合人民币一亿元

不过,惠轶选择自杀的原因猜测很多有人说他生前患有抑郁症,情绪一直不稳定;还有人说他涉案P2P平台超30亿元。  

就连币圈著名的才貌双全的美女楼霁月,也曾被公开报道过患有抑郁症。楼霁月在炒币之初,面对每天成百上千万的资产起落,也曾濒临崩溃对此,楼霁月感慨说:“暴富和暴穷都会让人丧失心智。”为此,还专门去上海精神卫生中心问诊,被确诊为躁郁症,是抑郁症常见一种。

在区块链人光鲜亮丽的聚光灯背后,有多少人正在焦虑、煎熬

投资是为了活得更好,而有人却让投资毁了自己的心智和身体,是本末倒置

赌博式炒币如吸毒,欲罢不能,摧毁身心,久病不治。

觉悟高的投资失败者能较快从阴影中走出来,而悟性低的可能会抑郁甚至自杀。

 

驱赶区块链的生死四重门

 

我们经历了ICO之死、熊市之殇、落地无望、传销盛行四重门。

从蛮荒而入到绝望而走,区块链从业者、创业者、投资者的退圈潮一浪高过一浪。一位前区块链媒体合伙人说,一顿操作把币圈群该退的都退了,现在手机不卡顿了,心情不躁郁了,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

一重门——ICO之死

“只要10行代码就能做完一个ICO项目。”

区块链里,99%的ICO项目都建立在以太坊区块链上,使用ERC20标准说白了,就是Ctrl C+Ctrl V。

曾有区块链创业者说,看了很多ICO白皮书后,横竖睡不着,满本都写着三个字骗钱吗’”。

ICO成了非法集资的代名词也打开了币圈大退潮第一重门。

2017年9月4日,监管的“铡刀”正式落下,央行等7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ICO。

ICO泡沫破灭后,区块链创业圈首先“得了抑郁症”

受ICO牵连,币圈的整个氛围都很紧张很多微信群里大家都不说话,资本甚至停止续投区块链项目。不断出现的传闻让整个行业人心惶惶,人们对取缔ICO之后的监管风暴猜测各异

甚至,圈外的不少人将区块链与ICO混为一谈,谈链色变,甚至对区块链技术失去信心,许多交易所和项目迅速转战海外很多从业者和创始人也都转型

二重门——熊市之殇

2018年,区块链行业面临的币价暴跌、监管加码、应用迟缓、前景不明等质疑,给区块链的发展带来了极大的压力,焦虑与忧郁充斥着每一个人。

仅仅一年时间,区块链完成了从年初的备受追捧到年尾的寒冬蛰伏,泡沫迅速筑起的高楼急速坍塌。

而体现行业衰败最直接的就是币价。

比特币价格从20000美元跌到3000美元,跌幅高达85%。

行业资产短时大幅缩水,让众多的项目方难以为继,就连交易所黑马Fcoin也跌落下马,甚至就此陨落。

恶性循环就此开始。

伴随着大盘的陨落,山寨币万币归零。而币价的归零,对项目方来说,意味着就此被挤出市场,他们也是此轮泡沫破裂的最大贡献者。那些还没来得及发币的项目,更是不到两个月就死掉了。

那些区块链创业公司的创始人们,夜以继日地催技术赶进度生怕“炮灰”他们因为没有安全感而变得十分焦虑精神时刻处于紧绷状态,就连睡眠5个小时都会罪恶感。

随后引发的裁员、降薪、倒闭潮,让整个币圈陷入了绝望就连区块链行业最赚钱的三大领域,矿业、交易所、媒体的头部企业也开始这一系列运作

从业者们、创业者们、投资者们、炒币者们,他们的恐慌情绪越来越重,由此产生焦虑情绪在整个行业无边界的蔓延,区块链行业的忧郁症达到了有史以来的至暗时刻

三重门——大佬消失

真正的退圈潮是从那些左右行业风云的人开始的。

2018年9月30日的凌晨1点半,李笑来突然发出了一条微博,表示从此退出币圈。李笑来称,他个人不再会做任何项目投资,不管是区块链还是早期项目,他准备花几年时间认真转行。 

连一直倡导“顺区块链者生,逆区块链者”的徐小平也悄悄把自己呼吁大家拥抱区块链的微博删除了。

11月26日,前火币集团首席战略官蔡凯龙在其个人公众号中发布了告别币圈的宣言,他表示不仅要退出,而且要去禅修,和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说再见。

大约同一时间,消费链CDC团队解散,常务顾问杨宁公开表示“进入币圈是我职业生涯最后悔的事”,被坑1000维权无门死撑到最后,实在撑不住了,离开骗子赌徒横行的币圈感觉真好。

币圈网红火星人许子敬在他的朋友圈宣布退出区块链他说:“火星人回火星退休啦!再见,区块链!”。许子敬靠着早期在币圈积累的名望,创造了超级现金HSR,后称红烧肉。 

四重门——创始人落跑

如果说2018年的寒冬,众多项目的死去是因为行业泡沫破裂,那么存活下来的明星项目,后来都怎么样了呢?

那些曾经被十分看好和大肆宣传的明星项目,在2019年币价再一次持续低迷的时候,他们的社群从疯狂的吐槽和谩骂声逐渐变成死一般的沉寂,不久之后,就迎来了创始人的退圈潮。

6月24日凌晨,著名的隐私币Grin的全职开发者Yeastplume突然发帖表示,Grin的匿名创始人Ignotus Peverell因个人原因,选择暂时离开这个项目,但并未提及离开的具体原因。

7月1日,公链明星星云链联合创始人王冠在星云链社区发表《认真告别——写在星云两年时》宣布退出星云团队同时发表退出声明的还有星云研究院院长范学鹏而留言尾部还出现了汤载阳、曾驭龙、王宸敏三位星云研究院核心成员。

9 月 17 日,明星分片项目 Zilliqa CTO 贾瑶琪在朋友圈宣布是时候我离开 Zilliqa去探索和迎接其他新的挑战了。而前不久, Zilliqa CEO董心书刚刚离开

9月27日,国产明星公链比原链CEO段新星突然宣布离任。

今年以来,高层退圈的不止于这些明星项目,还包括波场、IOTA等一大批老牌公链更不止于公链,还相继发生在交易所、矿机、媒体等其他环节。
区块链项目内部分崩离析不但透露出各个项目高层对行业发展的焦虑更引发了行业内持币者的恐慌情绪。


降薪、裁员、倒闭下的万度高压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区块链抑郁症如此严重的呢

区块链发展迅速,得到了众星捧月般地追捧,但至今,区块链仍面临着不被监管认可的合规压力,自身技术发展的压力,应用落地渺茫的压力。

数以万计的从业者们肩负着更大的压力,冰冷的技术让他们深处一个高压冷漠的从业环境,7*24的工作节奏无限缩减他们的睡眠时间和个人空间,极不稳定的币价和行业让他们随时面临着降薪裁员和公司倒闭心理压力

尤其是在2018年熊市的之下,很多创业公司被迫倒闭。更有大批空气项目、传销项目跑路这些都在无形之中加剧了区块链从业者内心的焦虑,如果他们没有找到靠谱的公司那就意味着三个月就要换一次工作。

他们不但扛着炒币亏损的压力他们扛着行业被质疑的压力及行业发展乏力的压力

暴跌、瀑布、崩盘、爆仓、逃离,区块链被这些灰色的字眼填满。

于是,抑郁、自杀,也随之出现。

从业者是被行业伤害最深的人群,他们在经过行业几年的沉淀之后如今有着同样的迷茫。

如今,看着身边的朋友逐渐退圈,回归到原先的行业,内心的博弈抑郁更是难以言表,这种绝望情绪不断传染蔓延。

失望到绝望,从绝望到恐慌,最后到极度不满,直到诅咒退出......

 

“夜空中最亮的星,请照亮我前行”

 

也许,只需要一个牛市,行业的抑郁症就能好。然而,牛市并未如期而至。在牛市来临之前,你更需要“温暖”。

“现在币圈朋友在一起,很少聊炒币了”,一名资深的“老韭菜”告诉星传媒,“现在,聚在一起都是相互吐槽以缓解焦虑。

九四监管的镰刀落下之后,许多媒体关于ICO的负面报道与监管的禁令铺天盖地比特币暴跌86%之后,许多媒体关于行业泡沫破裂的新闻夸大其词;关于割韭菜、传销、项目崩盘等乱象,许多媒体的报道更是过于侧重。

你只能看到,媒体想让你看到的世界,这个世界有时候是黑色的或灰色的。

那些不真实的报道给行业带来了巨大的烦恼媒体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区块链从业者的抑郁和焦虑,甚至是自杀。

但是,行业不能一直“抑郁”下去“需要一颗星点亮这黑色的夜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媒体也可以是一剂治愈区块链抑郁症的良药,引领行业向善,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星传媒选择在这个时候进行品牌升级,就是想要做行业里那颗“最亮的星”,可以照亮每个人前行。

今天,你被星传媒治愈了吗?


+1

已有1人喜欢

声明:本文由链向财经专栏号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链向财经官方立场。

提示:为了您能更及时的获取到最新热门资讯,请关注链向财经微信公众号:LXca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