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意见反馈

请在下面填写您遇到的问题或意见建议,并留下您的联系方式,
我们将为您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

您的邮箱地址

请详细描述您的问题或建议*

上传截图支持 jpg,jpeg,png,gif等图片格式,图片小于5MB

取消提交
举报
  • 内容涉嫌抄袭,代表月亮消灭他/她
  • 发布不实消息,画个圈圈诅咒他/她
  • 诱导投资,放毛毛,揍他/她
  • 侵犯名誉、隐私,这个借一步说话
  • 其他
具体描述(选填):
取消提交
我要爆料

填写邮箱地址/手机号码(仅管理人员可见)

请详细描述您要爆料的内容*

上传截图支持 jpg,jpeg,png,gif等图片格式,图片小于5MB

取消 提交
提交网址
常用工具
取消 提交

投稿奖励Token领取申请 我的奖励

选择您要兑换的Token

填写兑换文章信息

请填写您在链向财经平台已审核通过且未申请兑换Token的文章

*兑奖信息一旦提交将无法修改,请认真核对兑换规则及接受地址

取消 提交

已成功提交审核

期待您更多优秀的作品

Token奖励领取最新状态,可前往
个人中心“我的奖励-投稿奖励”查看

后,弹窗自动关闭

扫码领取奖励 更多详情

链小象(CFOR)未来可兑换比特币、以太坊、瑞波、EOS等区块链资产;链向财经合作区块链项目资产;链向财经应用内的增值产品和服务、链向财经主办活动的奖品。

  • 15425
  • 1
  • 喜欢
  • 举报
  • 分享到
  • 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 空间
  • 微博
  • twitter
  • facebook

21世纪的美国“虎门销烟”

09-03 14:50

标签: 美国 比特币

来源: Mars火星传媒

作者/文刀

编辑/Never

​阿片类(罂粟)药物流行正在成为困扰美国新的恶魔,比特币被指责为煽动这场号称“最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的罪魁祸首。然而很多人却忽略了美元才是这些违法活动更常见的工具。但这并不能改变比特币是实现金融自由的重要武器的事实,而且区块链技术才是美国阿片危机的潜在解决方案。

2019年8月26日,美国俄克拉何马州法官判决美国强生公司向州政府赔偿5.721亿美元,原因是这家医药巨头虚假宣传止痛药,为阿片类药物成瘾推波助澜。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统计,1999年至2017年,因阿片类药物过量致死的美国人近40万,自2000年以来,该州大约6000人死于阿片类药物过量。阿片类药物“芬太尼“近年来已超过海洛因,成为美国第一索命毒品。

而就在不到一周前的8月21号,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对三名中国公民及其加密货币地址进行了制裁,称他们违反了洗钱和毒品走私法。OFAC根据将颜晓兵(音)、郑福景(音)和郑广华(音)列为毒贩,冻结了他们在美国境内拥有的所有财产,并且该机构还列出了一些比特币地址,以及一个莱特币地址,称这些地址属于这几位中国人。

一直以来,美国政府都在指责中国是美国泛滥的芬太尼的主要来源,这次的事件也被很多外国媒体冠以美国版“虎门销烟”的标题。然而事实上,芬太尼在国内一直属于受到最严格监管的精神麻醉药品之一,很多普通人都根本没有听说这个名词,就连专业的药品原料制造商,大多数一辈子都没有见过。

神秘的芬太尼

在去年12月的阿根廷G20峰会上,川普在和习近平主席会晤后特意在白宫声明中提到感谢中国将芬太尼列为管制药品,因为这意味着任何向美国出口这类物质的人或者组织都将受到中国最严厉的法律制裁。

那芬太尼到底是什么呢?

芬太尼类药又称“实验室毒品”,是继传统毒品、合成毒品后全球流行的第三代毒品,也称新精神活性物质。最早,这一药物是由中国人熟悉的美国强生公司下属的比利时杨森制药公司创始人保罗·杨森博士所研发的。1960年,他在哌替啶的基础上进行改进,合成了比吗啡镇痛效果更强,副作用更小的镇痛药芬太尼。

保罗杨森博士1985年在西安成立了中国分公司



芬太尼本来是用于临床对病人的镇痛和麻醉,但是由于其可以激活人体内的阿片受体,让使用者产生愉悦以及兴奋的感觉,从而被很多人称为“快乐物质”。由于由于阿片受体在人体内至少存在8中亚型,并且每一种亚型还可以进一步细分成好几个类别,所以当芬太尼这类外源性的阿片物质进入人体内,人体本身的多巴胺,内啡肽等内源性快乐物质就会失去竞争力,人们开始大量依赖外源性的快乐物质,并最终上瘾。

芬太尼更加可怕的地方在于它的衍生品种类繁多并且可以迅速进化,在杨森博士第一次发明芬太尼以后,1974年,他又合成舒芬太尼(Sufentanil),1976年再合成阿芬太尼(Alfentanil),1990年合成了瑞芬太尼(Remifentanil)。而现在,芬太尼的另一种衍生物卡芬太尼(carfentanil)更加强效,药效是芬太尼的100倍,海洛因的5000倍,吗啡的10000倍。只要0.02克,就足以使一名成年人毙命。现在通常被动物园用来麻醉大象等巨型动物。

另外一方面,芬太尼物美价廉,药效是海洛因,吗啡的50-100倍,但是价格却比它们都要低,而且芬太尼比起海洛因等更便于运输,这些特点很快就让其成为了新一代的毒品之王,根据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的统计,美国吸食药物过量人数和自杀数量正加速上升,这两种死亡原因共同导致美国人的预期寿命连续第二年下降。

统计表明,美国因药物过量死亡的人数从2016年的63632人增加到2017年的70237人,增幅超过10%,其中芬太尼的致死约占三分之一。在世界各主要国家人均预期寿命普遍上升的同时,作为全球第一强大国家的国民预期寿命不升反降,从某种程度上说明美国陷入了严重的公共健康危机,川普已经把阿片类药物危机称为“健康紧急状态”和“国耻”。



中国成了替罪羊

美国官员明确表示,中国是芬太尼和类似药物的主要来源。2017年10月,美国当局宣布将起诉两名中国人串谋"分发大量"芬太尼和其他阿片类药物,这在美国历史上尚属首例。

为了弄清事实真相,2018年1月美国著名的调查记者Ben Westhoff(以下简称Ben)跨越千里重洋,来到湖北武汉一栋名不见经传的办公楼门口。他在网络上已经跟一家名为YC的公司保持了数月的联系,对方承诺可以卖给他芬太尼,不过Ben并不敢太相信这样的公司竟然是跟如家这样的快捷酒店共用一栋看起来有些破旧的办公楼。



伪装成客户的Ben和年轻的女销售见了面,他询问了自己能否买到NPP和4-ANPP,这两种物质是合成芬太尼的重要前体,不过销售告诉他这两种药在2017年年底被中国政府列入易制毒化学品管制,从2018年2月1日起生效。

之前Ben和YC公司在网络上沟通的时候,NPP和4-ANPP尚未被禁止,YC公司的官网显示,2017年,公司实现产能2600吨,总产值2亿,出口创汇1500万美元。当Ben问及公司负责人是否知道NPP和4-ANPP的用途时,负责人表示:“我们只是卖原材料,而不是卖成品。”

根据一位医药行业投资者的说法,国内目前正规企业是绝对不敢打芬太尼的主意的,反而是国外的贩毒团伙追求新意,有很强的动力去做研发,但是国内如果有人敢作的话,分分钟就被抓进去。

目前中国只有芬太尼注射液,监管从研发,生产,流通到处方层层把关。国内只有人福医药、恩华药业、国药集团三家可以生产芬太尼注射液。到了分销环节,全国只有四家公司允许做批发,且都是国资背景,民营企业没有机会涉足。

而事实上要为美国的阿片危机承担责任的正是强生这一类的医药巨头。8月26日宣判的这起案例只是美国政府向医药公司提出的数千起法律诉讼中间的一起,是滥用企业被罚的冰山一角。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包括强生在内的医药公司开始在利润的驱动下不断游说政府放开对于麻醉药物的监管力度,除了拉拢政客以外,他们还给医生各种的奖励,请医生去米其林餐厅就餐、资助“科研项目”等等,于是各种阿片类的药物就开始纷纷出现在普通美国人的看病处方上。



而说具有极高上瘾性的鸦片类药物,就不得不提奥施康定(OxyContin)。这款止痛药每年从市场上赚取数亿美金的利润,这款止痛片被美国大量公共卫生专家认为是非常危险的医疗产品。在美国泛滥的几十种止痛药中,奥施康定一度占据了主导地位。2001年奥施康定甚至占领了一半的市场。而制造它的公司正是普渡制药。

普渡制药当年宣传奥施康定的广告语“我夺回了我的生命”



从1996年到2002年,在药厂对医生的强公关和贿赂下,仅奥施康定这一种阿片类止痛药的处方就从每年的67万剂,暴增至超过600万剂。

可以说,美国今天泛滥的阿片类药物危机,仅仅只是20多年以前资本巨头不顾国民健康追求利润的所造成的血案的延续。

区块链技术可能是潜在解决方案

目前,联邦政府也意识到了阿片危机的严重性,并开始采取相关措施加以应对,包括切断非法阿片类药物供应,针对某些阿片类药物的滥用引入强制性最低刑罚,扩大药瘾治疗和康复计划的覆盖面,对某些贩毒分子处以死刑等。

面对美国政界,学界,医药巨头,保险公司等等各方利益盘根错节所形成的复杂局面,想要破局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做到,但是至少目前联邦政府开了一个好头。

患者过量服用阿片类药物只是危机的一方面,还有其他的几个因素成为了这场危机的关键因素,那就是过渡生产和过渡分配。

当监管层开始严格立法,打击制药巨头和医生之间不合理的利益关系之后,下一步需要解决的就是制药公司可能存在的过渡生产,区块链和物联网络的初创公司Ambrosus创始人Versetti将这种过渡生产归结于缺乏数据协调,业内大部分公司都把数据存储在私人数据库中,也就意味着每个组织的信息和其他组织都是隔绝的,所以每家独立的公司只会按照自己的情况来判断应该制造多少阿片类药物。

凭借透明和可追溯的特点,区块链技术已经成为这一危机的潜在解决方案,虽然区块链技术本身无法阻止患者在获得药物以后滥用它,但是可以从供应链的源头减少终端的患者获得过量药物的可能性。而且目前已经有类似的技术在食品,饮料和钻石设备等产业中运用。

Versitti表示:“区块链提供了一种先例,制药公司可以透明的证明它们制造了多少阿片类药物,有哪些分销的渠道,已经是否已经满足需求,政府可以强制要求制造公司和监管层以及社会大众分享此类信息。”

并且通过跟踪阿片类药物的生产,不仅可以解决过度分配的问题,还可以允许医疗保健的专业人员处方中的阿片类药物数量,更好的管理这些药物有多少可以进入消费者的手中。

虽然这样的解决方案比类似公共台账等方式成本更高,落地时间可能也会更长,但是做一些事情来防止未来成瘾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1

已有0人喜欢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链向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链向财经(www.chainfor.com)

为了您能更及时的获取到最新热门资讯,请关注链向财经微信公众号:LXcaijing

热门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