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意见反馈

请在下面填写您遇到的问题或意见建议,并留下您的联系方式,
我们将为您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

您的邮箱地址

请详细描述您的问题或建议*

上传截图支持 jpg,jpeg,png,gif等图片格式,图片小于5MB

取消提交
举报
  • 内容涉嫌抄袭,代表月亮消灭他/她
  • 发布不实消息,画个圈圈诅咒他/她
  • 诱导投资,放毛毛,揍他/她
  • 侵犯名誉、隐私,这个借一步说话
  • 其他
具体描述(选填):
取消提交
我要爆料

填写邮箱地址/手机号码(仅管理人员可见)

请详细描述您要爆料的内容*

上传截图支持 jpg,jpeg,png,gif等图片格式,图片小于5MB

取消 提交
提交网址
常用工具
取消 提交

投稿奖励Token领取申请 我的奖励

选择您要兑换的Token

填写兑换文章信息

请填写您在链向财经平台已审核通过且未申请兑换Token的文章

*兑奖信息一旦提交将无法修改,请认真核对兑换规则及接受地址

取消 提交

已成功提交审核

期待您更多优秀的作品

Token奖励领取最新状态,可前往
个人中心“我的奖励-投稿奖励”查看

后,弹窗自动关闭

扫码领取奖励 更多详情

链小象(CFOR)未来可兑换比特币、以太坊、瑞波、EOS等区块链资产;链向财经合作区块链项目资产;链向财经应用内的增值产品和服务、链向财经主办活动的奖品。

  • 9347
  • 评论
  • 喜欢
  • 举报
  • 分享到
  • 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 空间
  • 微博
  • twitter
  • facebook

币安生死劫

08-15 18:57

标签: 币安 红杉资本

来源: Mars火星传媒

距离“币安KYC泄露事件”已经过去了一周时间。

8月7日这天,对于币安着实是“不安”的一天。当日上午10点,一名昵称为“Guardian M”的用户,在币安Telegram电报群内进行“用户KYC资料”直播。

短暂的几个小时内,“Guardian M”在群内共计上传了851张图片,100多名交易所用户的护照、驾照及其他个人资料遭到泄露。随后,越来越多的用户证实,其中一些照片确为他们提交给币安交易所的认证材料。

距离上一次币安7000枚比特币失窃事件,才过去不到一百天。

如果说比特币被盗窃,币安还有“SAFU基金”承担损失,但涉及到用户隐私资料的泄露,不管币安承认与否,这次事件都要比加密货币财产损失要严重得多

2019年,似乎是币安水深火热的一年。历经了两年的迅猛发展,币安交易平台的全生态布局该如何走向,习惯特立独行的赵长鹏能否一如既往地开展全球版图扩张事业?

崛起的币安

卖房炒币,开交易所,布局全球,最终登上福布斯加密货币全球富豪榜第三名,赵长鹏的故事在网络上被疯狂转载着。

然而,大部分人只看到了赵长鹏完美逆袭的结果,并不会太关注原因。实际上2017年7月赵长鹏创建币安时,他已经40岁了。如果说币安的发家史有一定的运气成分,赵长鹏在交易所行业积攒20余年的经验使得他比常人更能把握时机

赵长鹏1977年出生于江苏。10岁时他离开中国,随同父母移居加拿大。在蒙特利尔的麦吉尔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后,赵长鹏曾前往东京和纽约,为东京股票交易所开发了用于匹配交易订单的系统。

随后,他在彭博Tradebook从事开发期货交易软件工作,负责管理位于新泽西、伦敦和东京的团队。

2005年,他从彭博辞职回国来到上海,先后创立富讯信息、比捷科技等公司,为券商开发速度最快的高频交易系统。

之后,在何一的推荐下,赵长鹏还曾担任法定货币和数字货币之间的交易平台OKCoin首席技术官,但由于各种纠纷事件,不到一年时间就离职了。

2017年,ICO风头正盛,加密货币项目层出不穷,交易量异常火爆。从OKCoin离职之后研发了两年,赵长鹏7月开始创立币安,次月,何一加入,币安如虎添翼。

3年前,赵长鹏曾加入过加密货币钱包Blockchain.info的团队,成为团队的第三号成员,团队的成员、比特币布道者罗杰·维尔曾对他说,如果不与传统的金融机构发生联系,那么风险和监管复杂性都会更低。

或许是幸运,或许是他海外背景带来的国际化的视野与格局,3年前罗杰·维尔的话他还牢牢记在心里,币安自打出生起就被赵长鹏定位为全球顶级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由于并未涉及法币交易,2017年的九四监管中,币安所受影响不大,然而与火币、OKCoin不同,币安果断宣布将国内交易所主体全部迁移至海外,布局国际市场。

2017年12月18日,币安成为单日交易量全球第一的比特币交易平台。2018年2月,币安用户突破700万。同时,赵长鹏入列福布斯首个数字货币富豪榜第三。

从创立币安,到币安成为世界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赵长鹏只用了半年时间。这样的神话实际上即使在加密货币行业也并不多见。

生态版图扩张

在全球版图的扩张中,币安被称为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战术,将目标瞄准资源有限,需要新科技带动经济发展的国家或地区,然后逐步向经济发达的国家或地区扩张。

离开中国市场后,币安的第一站选择在法治健全的日本。但受Coincheck交易平台黑客事件影响,2018年3月,日本金融厅FSA通告币安以及其他交易所,要求其停止在日本营业。

然而,几乎同一时间,马耳他总理Joseph Muscat发表推特称,欢迎币安落地马耳他,并表示马耳他有意成为全球数字货币领域的先驱。同日,赵长鹏在香港接受采访称,将在马耳他设立办事处。一个月后,币安发布公告宣布在马耳他成功落地。

紧接着4月份,百慕大总理David Burt在内阁办公室接见了赵长鹏与何一,双方签署了谅解备忘录(MoU)。

两个月后,泽西政府下属的科技推广部门Digital Jersey宣布与币安结盟,双方签署了备忘录,记录币安将在泽西岛建立合规基地以及数字货币交易所。

人们意外地发现,在国际版图上,安已经占尽了先机,成功落地多个经济落后的小国或地区,并同时开始向经济发达地区蔓延。

10月,币安宣布(Binance)获得了新加坡国家主权基金淡马锡旗下的祥峰投资战略投资,并将联合成立币安新加坡(Binance Singapore)法币交易所。

2018年,币安的用户增长势如破竹,一跃成为世界上速度最快、交易量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在2018年币安年终回顾中,赵长鹏透露了BNB的应用场景:“不仅包括预定航班、酒店或酒吧、咖啡厅、餐厅,也包括线上的游戏和娱乐场景;BNB用户甚至可以用BNB进行贷款抵押”。



今年7月份,赵长鹏微博转发的一份在亚洲区块链峰会上演示的币安生态系统的PPT,PPT显示,币安当前已经覆盖包括中心化交易所、去中心化交易所、慈善、可信钱包、币安研究院,币安学院、币安链、投资基金Binance Labs等版块。



一张横跨全球的巨网,已然昭示了币安建立全球商业帝国的野心。

特立独行:与红杉的正面刚

赵长鹏曾自豪地表示:“没有任何去中心化的交易所能处理我们的交易量,也没有任何交易所像我们一样安全。”

这种骄傲的底气不仅来自于多国领导人的接见,全球扩张的版图,也来自于来自于币安币(BNB)的优异的市场表现,自去年7月份发行以来,BNB的价格从10美分大涨至当前的28美元之上,涨幅超过260倍。



有媒体曾报道,在赵长鹏眼中,商业世界乃至整个人类世界,最终的法则只有一条——弱肉强食。从九四之后,币安另辟蹊径,放弃中国内地而全面布局海外市场时,赵长鹏与何一无惧权威的底气与魄力得以体现,而在与红杉资本的“正面刚”中,这种底气体现地淋漓尽致。

2018年4月,一场币安与红杉之间的诉讼轰动了整个区块链圈与投资圈。原来,半年前币安刚成立不久,在九四监管之际与红杉签署投资意向书,约定估值为5亿元人民币,并在协议中约定了半年的排他条款,意思是半年内不得与其他投资机构洽谈投资事宜。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比特币行情持续高涨,一度冲击2万美金高位,而短短半年的时间币安也一跃成为全球头部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所谓的“币圈一日,人间一年”正体现于此。

5亿元人民币的估值过眼云烟,期间IDG资本给出了高达10亿美元的估值。因IDG资本介入,红杉资本与币安的矛盾一触即发,12月,红杉一纸诉讼把币安告上了法庭。而在听证会诉讼之后,赵长鹏在其Twitter上直接与红杉撕破脸皮:未来申请上币安的项目需要披露是否接受了红杉直接或间接的投资。

何一也在微博中说道,“这个行业的存在是因为颠覆了传统的融资模式,有的人跪习惯了,不知道还可以站。”

要知道,红杉作为业界顶级投资机构的权威老贵,大部分初创企业为了得到红杉的资本与资源投资费尽心机。

赵长鹏曾正面怼:“传统的投资机构,他们投资的方式都是很老套的,这些往往对一个创业公司来说非常不友好。但是非常有幸的是,那个时代应该已经过去了,我觉得现在的话语权应该是在创业者的手中。现在好的项目,好的团队是绝对不会缺钱的。”

币安崛起,赵长鹏独辟蹊径,有点像近年来扶摇直上的字节跳动及其创始人张一鸣,在与Old money老贵正面争端中迅速壮大发展起来。

水深火热的2019:历劫与妥协

在行业上行的走势中,币安抓住机遇,获得了一定的新手运气,但不代表这就能将这份运气一直持续下去。过于桀骜的个性有优势的一面,但也不可避免需要承担其劣势带来的损失。

今年5月份,据coindesk报道,赵长鹏还反诉风险投资巨头红杉资本损害其声誉,并阻止他以有利的估值筹集资金,并希望得到赔偿。旧事重提,旧账新翻,也从某种程度上反映出币安的融资遭受到了一定的困难。



截止目前,案件的审判尚未得到新的消息。

李笑来曾经“讽刺”过币安,说其交易创始人CZ(赵长鹏)不懂技术,币安之所以能成功,不过靠的是运气,恰好赶上了时机,但其底层技术实际上真的很一般。

在币安快速扩张的时期,这听起来似乎像是风凉话,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次又一次安全事故,似乎证实了李笑来的观点。

从2018年至2019年,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币安共遭受了四次大型网络安全攻击。

早在2018年3月,币安就曾发生黑客攻击事件,据称当时其API接口被攻击爆拉小币种VIA,虽未被盗取任何资产,但也对市场带来了一定的恐慌。四个月后,币安再次被传出遭受黑客攻击,超过7000枚比特币被转走,但这一说法遭到币安的否认。

同年,币安成立了#SAFU Fund,以确保用户免受意外损失,并对外宣称会加强系统的AI欺诈检测和黑客陷阱。

同时,币安黑客攻击将原因归属于中心化交易所,据分析,攻击者只需付出最小的努力和费用,就能从攻击中心化交易所中获得最大的回报。

为了避免更多的黑客攻击,今年2月,币安正式上线币安链以及币安DEX (去中心化交易平台)测试网。彼时,加密货币世界还是以中心化交易所为主。

去中心化交易采用智能合约的形式,用户的资产托管于智能合约,一旦资金被纳入智能合约,那么只有拥有智能合约账户私钥的人才能接触该资金。只要用户保管好私钥而不被恶意第三方知晓,便能保证资金安全。

在中心化交易所的模式下,黑客只要攻击交易所获得了交易所私钥,就可以转移资产。在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模式下,除非能获得用户私钥,否则黑客无法转移用户资产,而交易所又不存储用户私钥,因而能更大程度地防止黑客攻击。

然而,除了解决资产转移问题,如今币安面临的是更严峻的隐私泄露问题。

今年5月份,币安钱包再次遭受黑客攻击,币安证实7000枚比特币被盗,相比直接的经济损失,连带着的8月份的这次KYC事件的泄露,更是加剧造成用户对个人隐私安全的巨大恐慌。

频发的安全事故问题下,币安去中心化交易所面临的还有流量再增长的问题

今年1月,币安重启“Launchpad”代币发行平台,开启了一波币圈IEO的风潮。首个IEO项目BTT上线,13分钟内随即被抢购一空。此后,币安带动了国内几家头部交易所,纷纷启动IEO模式,由于由交易所的背书,大多数刚上线的IEO项目实现了价格的翻番,给币圈的寒冬增添了一把热火,点燃了韭菜们的热情。

好景不长,几个月后,IEO项目便被吐槽为交易所获取流量的新手段,其本质还是庄家把控的游戏。大部分的IEO项目在经过开盘大涨之后,都面临了漫长的下跌时期,更有甚者直接腰斩,暴跌幅度超过80%。

IEO项目萎靡,交易所流量获取受阻,币安还将面临各国监管的问题。

6月14日,币安发公告称,将停止在Binance.com上为来自美国的个人和企业客户提供服务,其公告称“将持续对用户账户进行合规检查”。据媒体称,币安将与BAM Trading Services公司合作,专门针对美国用户推出合规的加密资产交易所Binance US。

推出合规的法币与数字货币交易所,意味着曾经对抗全世界主要国家政府监管的币安与赵长鹏,在监管高压的残酷现实当中做出了让步。

然而,除了币安,coinbase、kraken等交易所以及国内的竞争对手火币、OKEX等也已提前布局美国市场,曾被币安甩至尾后的众多交易所重新回到了战场,一场大战似乎才刚刚开始。

2019年,Facebook推出旨在改变人类支付方式的Libra计划,沃尔玛也宣布发布稳定币剑指全球最强区块链新零售。巨头入场,公链面临大洗牌的情形下,交易所面临的用户争夺战也越加激烈。

在商业社会,赶上一次风口不算什么,能否持续应对一次又一次的难题与挑战,保持稳定发展才是对企业成为巨头的关键。

如果说币安在上一波加密货币和国际监管的风云际会中占据了先机,那么接下来在区块链与加密货币行业发展的蜿蜒道路上,如何持续发展,才是对币安的更大考验。

+1

已有0人喜欢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链向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链向财经(www.chainfor.com)

为了您能更及时的获取到最新热门资讯,请关注链向财经微信公众号:LXcaijing